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千八百八十九章 荒天之愤(1/2)
神都逍遥客神皇叶尘池瑶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冥书八卷任何一卷都堪比太乙神功榜上的旷世绝学。

  传说八卷合一能窥长生之秘。

  天下谁不想长生不死?

  修为越强者越想。

  冥兵卷不仅对声威浩大的冥殿和黑暗神殿意义重大甚至当今天下所有至高存在都会感兴趣。消息一旦传出去不知多少神灵会找上张若尘必然形成新的风暴漩涡。

  张若尘已猜出眼前这位血绝战神就是荒天自然不会老实承认但又不想在这个心思透彻聪慧绝顶的大神面前扯谎。

  “看来你是瞧出了端倪知晓我不是血绝对我心存防范。”荒天没有变化成原形依旧以血绝战神的样子站在那里。

  却龙形虎态丝毫不弱血绝战神本有的盖世英姿。

  张若尘道“你根本没有打算用外公的模样来骗我否则进入神庙后就不会站在这里等我而是会冲入进石殿查探我的伤势问我这些年都去了哪里。装就要装到底。”

  “所以你伪装成外公的模样是想骗冥花坊主语千丞。”

  “你不想神女十二坊的修士知晓你来了星桓天。你不想天下修士知道是你杀死了彩衣神。”

  荒天的场域早已笼罩神庙废墟。

  即便冥花坊主就站在石殿中近在咫尺却听不见他们的对话。

  在冥花坊主眼中开满红花的木槿树下的两个男子都英姿卓越一个威武神气一个器宇不凡皆是天下男子第一等。

  荒天手中的血龙战戟像是一条活着的魔龙在呼吸气浪吞吐形成强劲的风。

  “哗”

  木槿树上洒落下一片片花瓣如雨一般纷纷扬扬。

  张若尘目光落在血龙战戟上仔细分辨道“这不像是假的”

  这杆血龙战戟与血绝战神那一杆一模一样绝不会是幻化出来的。

  荒天道“此戟名为血绝。与血绝那杆血龙战戟使用的材质差得不会太多内部亦是封有一条真神魔龙。”

  张若尘生出一股强烈的荒谬感。

  血绝战神给七星帝宫的护殿灵尊取名荒天已是足够幼稚。但以他那乖张狂放的性格做出这样的事倒也能够理解。

  但荒天大神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背叛天庭杀恩师斩接天神木这样一个人竟也能够做出如此幼稚之事?

  他炼此戟还取名血绝多半就是专门用来坑血绝战神。

  杀人后甩锅到血绝战神身上。

  这两人不愧是上一个元会的绝代双骄一个无耻一个阴险谁都不输谁。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荒天道。

  张若尘点了点头。

  “知道我为什么要杀彩衣神吗?而且还借血绝之名。”荒天道。

  张若尘道“大概能猜到。”

  荒天身形挺拔渊渟岳峙一双灼灼神目露出异样之色道“你竟能猜到?”

  张若尘彻底放松下来不再像先前那么紧张和局促即便对方真是阴险狡诈的大魔头又如何最多也就一死。

  他道“是否与逆神族有关?”

  果然听到“逆神族”三个字荒天的神威宣泄而出。

  在这股神威面前张若尘犹如沧海中的一只木舟顷刻间就能被掀翻捣碎。

  但张若尘眼中毫无惧色道“果然大神知道白皇后是逆神族族人。如果我没有猜错以易天君为首的那群神灵也使用这个秘密钳制了你。所以你无法亲自出手杀彩衣神只能嫁祸到我外公身上。”

  荒天紧盯张若尘。

  他明明站在原地不动明明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却给人风雨扑面之感。

  张若尘只感觉无法呼吸眼前仿佛能看见天崩地裂但依旧傲然挺立与他对视。

  大神又如何?我也是神。

  “渔谣告诉你的?”荒天道。

  张若尘道“与她无关世间隐秘并非只有你可以洞察我也能窥窃一二。”

  “是吗你还知道多少?”荒天语气平淡。

  这下倒是把张若尘问住了

  毕竟他只是偷听了商弘和白皇后的几句对话然后根据荒天做事的逻辑推导出来的这个可能性。

  张若尘道“没有了剩下的难道不是大神来告诉我吗?否则大神怎会让渔谣神师给我传话让我去弥山天尊湖见你。”

  渐渐的无边神威散去。

 &ems
为您推荐